齐天化肥有限公司硫化氢中毒事故
江苏响水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 “3.21”特别重大爆炸事故
发布时:2020-05-28 10:52:26
档案编号:
项目名称:

 事故基本情况

 

 

 

一、事故经过

 

事故调查组调取了 2019  3  21 日现场有关视频,发现有 5 处视频记录了事故发生过程

1.“6 罐区视频监控显示:14  45  35 秒,旧固废库房顶中部冒出淡白烟(见图 1)。

 

 

图1

2.“新固废库外南视频监控显示14  45  56 秒,有烟气从旧固废库南门内由东向西向外扩散,并逐渐蔓延扩

 大(见图 2)。

图2

3.“新固废库内南视频监控显示:14  46  57 秒,新固废库内作业人员发现火情,手提两个灭火器从仓库北门

 

向南门跑去试图灭火(见图 3)。

 

图3

4.“6 罐区视频监控显示:14  47  03 秒,旧固废库房顶南侧冒出较浓的黑烟(见图 4)。

 

图4

 

5.“6 罐区视频监控显示:14  47  11 秒,旧固废库房顶中部被烧穿有明火出现,火势迅速扩大。14  48 44 秒视频中断,判断为发生爆炸(见图 5

图5

从旧固废库房顶中部冒出淡白烟至发生爆炸历时 3 9秒。
 
 天嘉宜公司基本情况
 
天嘉宜公司成立 2007  4  5 日,位于生态化工园区东南部,东临 301 县道,南靠大和路,西南侧为德力化工,西临经三路,隔路与之江化工相对,北侧自西向东依次与华旭药业、富梅化工、鲲鹏化工和江苏神龙经达物流有限公司相邻(见图 1)。
 1天嘉宜公司及相邻企业分布
 

   天嘉宜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陶在明(公司副总经理兼硝化车间主任),实际控制人为总经理张勤(2017124日因污染环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两年)。天嘉宜公司占地面积 14.7 万平方米,注册资本 9000 万元,员 195 人。其主要产品为间苯二胺(17000 /年)、邻苯二胺(2500 /年)、对苯二胺(500 /年)、间羟基苯甲酸(500/年)、3,4-二氨基甲苯(300 /年)、对甲苯胺(500 /年)、均三甲基苯胺(500 /年)等,主要用于生产农药、染料、医药等。
 
天嘉宜公司分设安全科和固废焚烧中心、污水处理中心,负责企业安全生产和环保相关工作。安全科由副总经理陶在明分管;固废焚烧中心、污水处理中心由副总经理杨钢分管,固体废物由固废焚烧中心负责管理。
 
 
事故主要教训
(一)安全发展理念不牢,红线意识不强。江苏省、盐 城市对发展化工产业的安全风险认识不足,对欠发达地区承接淘汰落后产能没有把好安全关。响水县本身不具备发展化工产业条件,却选择化工作为主导产业,盲目建设化工园区,且没有采取有效的安全保障措施,甚至为了招商引资,违法将县级规划许可审批权下放,导致一批易燃易爆、高毒高危建设项目未批先建。2018  4 月,江苏省原环保厅要求响水化工园区停产整顿,响水县政府在风险隐患没有排查治理完毕、没有严格审核把关的情况下,急于复产复工,导致天嘉宜公司等一批企业通过复产验收。这种重发展、轻安全的问题在许多地方仍不同程度存在,一些党政领导干部没有牢固 树立新发展理念,片面追求 GDP,安全生产说起来重要、做起来不重要,没有守住安全红线
(二)地方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落实不到位江苏省委省政府 2018 年度对各市党委政府和部门工作业绩综合考核中,安全生产工作权重为零。盐城市委常委会未按规定每半年听取一次安全生产工作情况汇报,在市委市政府2018 年度综合考核中,只是将重特大事故作为一票否决项,市委领导班子述职报告中没有提及安全生产,除分管安全生产工作的市领导外,市委书记、市长和其他领导班子成员对安全生产工作只字未提。2018 年响水县委常委会会议和政府常务会议都没有研究过安全生产工作。实行党政同责、一岗双责、齐抓共管、失职追责是中央提出的明确要求,健全和严格落实党政领导干部安全生产责任制是做好安全生产工作的关键和保障,如果这一制度形同虚设,重视安全生产也就成为一句空话。
 
(三)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不深入不具体,抓落实有很大差距。党中央多次部署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江苏作为化工大省,近年来连续发生重特大事故,教训极为深刻,理应对防范化解化工安全风险更加重视,但在开展危险化学品安全综合治理和化工企业专项整治行动中,缺乏具体标准和政策措施,没有紧紧盯住重点风险、重大隐患采取有针对性的办法,在产业布局、园区管理、企业准入、专业监管等方面下功夫不够,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停留在层层开会发文件上,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防范化解重大风险重在落实,各地区都要深入查找本行政区域重大安全风险,坚持问题导向,做到精准治理。
  
(四)有关部门落实安全生产职责不到位,造成监管脱。党中央明确管行业必须管安全、管业务必须管安全管生产经营必须管安全,但相关部门对各自的安全监管职责还存在认识不统一的问题。这起事故暴露出监管部门之间统筹协调不够、工作衔接不紧等问题。虽然江苏省、市、县政府已在有关部门安全生产职责中明确了危险废物监督管理职责,但应急管理、生态环境等部门仍按自己理解各管一段,没有主动向前延伸一步,不积极主动、不认真负责,存在监管漏洞。这次事故还反映出相关部门执法信息不共享,联合打击企业违法行为机制不健全,没有形成政府监管合力。
 
(五)企业主体责任不落实,诚信缺失和违法违规问题 突出。天嘉宜公司主要负责人曾因环境污染罪被判刑,仍然实际操控企业。该企业自 2011 年投产以来,为节省处置费用,对固体废物基本都以偷埋、焚烧、隐瞒堆积等违法方式自行处理,仅于 2018 年底请固体废物处置公司处置了两批 480 吨硝化废料和污泥,且假冒萃取物在环保部门登记备案;企业焚烧炉在 2016  8 月建成后未经验收,长期违法运行。一些环评和安评中介机构利欲熏心,出具虚假报告,替企业掩盖问题,成为企业违法违规的帮凶。对涉及生命安全的重点行业企业和评价机构,不能简单依靠诚信管理,要严格准入标准,严格加强监管,推动主体责任落实。
(六)对非法违法行为打击不力,监管执法宽松软。水县环保部门曾对天嘉宜公司固体废物违法处置行为作出 8次行政处罚,原安监部门也对该企业的其他违法行为处罚过多次,但都没有一查到底。这种以罚代改、一罚了之的做法,客观上纵容了企业违法行为。目前法律法规对企业严重不诚信、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处罚偏轻,往往是事故发生后追责,对事前违法行为处罚力度不够,而且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不紧,造成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一些企业对长期违法习以为常,对法律几乎没有敬畏。
(七)化工园区发展无序,安全管理问题突出。江苏省现有化工园区 54 家,但省市县三级政府均没有制定出台专门的化工园区规划建设安全标准规范,大部分化工园区是市县审批设立,企业入园大多以投资额和创税为条件。涉事化工园区名为生态化工园,实际上引进了大量其他地方淘汰的安全条件差、高毒高污染企业,现有化工生产企业 40 家,涉及氯化、硝化企业 25 家,构成重大危险源企业 26 家,且产业链关联度低,也没有建设配套的危险废物处置设施,先天不足、后天不补,导致重大安全风险聚集。目前全国共有 800 余家化工园区(化工集中区),规划布局不合理、配套设施不健全、入园门槛低、安全隐患多、专业监管能力不足等问题比较普遍,已经形成系统性风险。
 
 
 
 

Copyright @ 2013 湖北寰安康华安全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